茶里人情“人情的深浅在茶水中显影”

2016-05-17 23:50:52 

茶里人情“人情的深浅在茶水中显影” www.qinpincha.com

没有茶喝,那是不会平气的。徐志摩先生拜见英国作家哈代,在客厅里坐了那么久,没听到主人招呼一杯茶,徐先生心里就嘀咕开了:“老头真吝啬,连茶都不教人喝一盏。”没有海珍山味,当有蛋炒西红柿嘛,没有蛋炒西红柿,当有萝卜白菜嘛。“没有桃子,得沏茶喝。”朱自清先生不平则鸣,他喊。朱先生春上约人到山寺去吃桃子,桃花才刚开,哪来的桃子?朱先生就对道人喊:“没有桃子,得沏茶喝。”大家喝了一大杯,“这才平了气,谈谈笑笑地进城去。”没给茶喝,咱们不回去,看你给不给。


我说过,茶是很世俗的,柴米油盐酱醋茶,牵系到人情的都很世俗。茶品即人品焉,或热或冷的茶里沉浮着性情与品藻的波光澜影。徐先生喝不上茶还只是腹诽,我姑姑却硬是打散过一对鸳鸯。我姑姑曾到山上割茅草,汗流浃背思喝茶,便走到一户人家讨茶喝。“茶没烧。”姑姑将这话记恨了十多年。待其小女初长成,媒人做媒做到她家来了,正是山里那户人家,姑姑一言说定:“不嫁,茶都喝不上一杯的,有女就不嫁他家。”茶管姻缘。板桥先生到得寺院,方丈喊小和尚:“上茶”,茶上来了,是粗茶,板桥先生喝粗茶,不说粗话呀,方丈觉得有点不对劲,来人不凡吧?方丈便又喊小和尚:“请上茶”,这回是好茶,于是谈兴便渐渐入佳处,不久就得知面前坐着的是扬州八怪的板桥先生啊,方丈急喊小和尚,“敬香茶”,这回端上来的是极品珍茗。僧人四大皆空,以“众生平等”自诩,怎么这般修为?板桥先生于是撰联题壁:“坐,请坐,请上坐;茶,敬茶,敬香茶。”这是世俗人情的著名公案,僧人怎么也那么俗啊,僧人也食五谷嘛;而究竟板桥先生更俗,板桥先生若不俗,他亮相罢了,亮什么身份啊,谈那么三五句便要让人家知道姓甚名谁高位高名,你说俗不俗?没办法,人都是俗的。人有尊卑,茶有佳劣,人情有炎凉,这怪得了谁?谁也怪不得,霸蛮要怪人呢,就怪许然明吧:“宾朋杂沓,止堪交钟觥筹;乍会泛交,仅须常品酬酢;惟素心同调,彼此畅适,清言雄辩,脱略形骸,始可呼童运火,汲水点汤。”板桥先生气恼什么呢,人家三杯茶,将你与僧人的关系升到了素心同调的境界,你当然应该满意了。


见面端上一杯茶,这是礼,不是情。垒起七星灶,铜壶煮三江,摆开八仙桌,招待十六方。十六方的人来人往,阿庆嫂都待你一杯热茶,人家讲礼数啊,你还要阿庆嫂对你生情?乍会泛交,实实只能是常品应酬。逢人只说三分话,不可全抛阿庆嫂对你生情?乍会泛交,实实只能是常品应酬。逢人只说三分话,不可全抛一片心。好茶是一片心,当然不可轻易送给酒肉朋友,所以英国作家吉辛说:生客闯来啜茗不啻渎神,只有旧朋串门喝茶才“不亦快哉”。茶由树叶到成茶可不是一道两道程序完成的,所以由茶礼而入茶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达到“深层次”的,从一位生客到一位旧朋,有多长的人生要走,你就知道,从茶礼到茶情有多远的距离了。冰心先生与老舍先生从茶礼到茶情,可有几十年的岁月作底,老舍先生初会冰心先生,那是很恭敬的,老舍先生不敢喊茶,只能等冰心先生施茶,这是礼。后来老舍先生到冰心先生家里,就大声喊茶了,这是情。“客人来了,茶泡好了没有?”豺狼来了一杆猎枪,客人来了一杯好茶,老舍先生来了,当然就是一杯极品香茶。“中年喜到故人家,挥汗频频索好茶,且共儿童争饼饵,暂忘兵火贵桑麻,酒多即醉临窗卧,诗短遍邀逐句夸,欲去还留伤小别,阶前指点月钩斜。”欲去还留伤小别,小别也伤感了,当然是情了。


人情的深浅在茶水中显影,显在外面的是茶礼,其实茶礼真的很不错,可期望大家对你彬彬有礼,没必要期望人人对你款款深情。礼可对任何人,情却不可以对任何人;礼多是好事,礼多人不怪嘛。萧乾先生在英国朋友家度周末,每至入寝,主人都会问一声:“早晨要不要给你送杯茶去?”这话含情,但更多是礼,英国那么多绅士,是茶培养的,世界都是这般有礼,你不感到幸福吗?礼是浅浅的情,情是深深的礼,礼情有深浅之分,但其实并无优劣之别。无礼,世界会乱套,所以孔子要以礼治天下。情当然也要,但不能要得太多,情太多了不太好玩!郁达夫先生便有切身之感悟:不是尊前爱惜身,佯狂难免假成真,曾因酒醉鞭名马,生怕情多累美人。你不怕情多意重把美人累死吗?男人当怜香惜玉!情多不但累美人,而且还害自己。露滴蔷薇十字娇,为侬甘渡可怜宵,不留后约非无意,只恐相思瘦损腰!所以,萧伯纳先生在茶事上待人彬彬有礼,但并不绵绵生情;某人给萧老下茶会请帖:


某某先生暨夫人

将于某年某月某日下午某时

在家。

萧老便回帖道:

萧伯纳先生暨夫人


将于某年某月某日下午某时

也在家。

有茶是好的,但不必为茶你来我往,牵来牵去。茶是淡的,君子之交也当清淡才是。清淡并不是无情,恰恰相反,清淡是人生最深的滋味。茶是曾热过,茶后来凉了,但这并不是茶的无情啊,在热中,茶将其香全给了出来,在凉中,茶将其味全给了出来,你还要怎样?浓得化不开,不是耍处,热得受不了,也甚难受,梁实秋先生对朋友说:“你走,我不送你,你来,无论多大风多大雨,我要去接你。”这情看上去前热后冷,前浓后淡,好像是世态炎凉,其实你想错了,这不是无情,这是真情!

作者: 刘诚龙 谁解茶中味

茶里人情“人情的深浅在茶水中显影”》阅读地址:http://www.qinpincha.com/cha-296.html